北京市律師事務所 律師網站          
 
 

特大經濟案件律師代理 >> 上訴申訴

債權人是否既可要求抵押人配合辦理抵押登記,同時還能主張在抵押權未設立時所應享有的權益

日期:2022-03-15 來源:律政網 作者:律政人 閱讀:73次 [字體: ] 背景色:        

 最高院:債權人是否既可要求抵押人配合辦理抵押登記,同時還能主張在抵押權未設立時所應享有的權益?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部分文章轉載時未能及時與原作者取得聯系,若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到您的權益,煩請添加并告知(微信號13691255677)處理。

裁判要旨

雖然該《抵押合同》項下采礦權未辦理抵押登記手續,且該項采礦權已被司法機關依法查封,但由于該項采礦權項下沒有涉及其他第三人的擔保物權,因此法院酌定待相關司法查封全部解除之次日起7個工作日內,抵押合同雙方到當地有關抵押登記機關辦理抵押登記手續,債權人可據此對采礦權人名下的該采礦權折價、拍賣、變賣的價款享有優先受償權;若相應抵押權未設立,則債權人亦有權對采礦權人名下的該采礦權折價、拍賣、變賣的價款,依法定執行程序規定享有相應的采礦權權益。

案例索引

《山西梅園工貿集團有限公司、華融國際信托有限責任公司等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民事二審案》【(2019)最高法民終1081號】

爭議焦點

債權人是否既可要求抵押人配合辦理抵押登記,同時還能主張在抵押權未設立時所應享有的權益?

裁判意見

最高院認為:本案中,梅園華盛、中凱實業、燃旺洗煤公司作為共同債務人與華融信托簽訂的《信托貸款合同》及《信托貸款合同之補充合同》,華融信托與中凱實業、中凱房地產、梅園華盛、梅園工貿、李世卿、李金鐸、李金慶、張亞龍、李金胥、張志玫等擔保方分別簽訂的《抵押合同》、《股權質押合同》、《保證合同》、《監管協議書》等合同,均系簽約各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協議簽訂后,華融信托依約發放了貸款,在合同約定的還款期限內,梅園華盛僅歸還了2050萬元本金和截至2014年6月27日的相應貸款利息,對其余款項,共同債務人梅園華盛、中凱實業、燃旺洗煤公司均未依約履行還款義務,梅園工貿等擔保人亦未依約履行擔保責任,其行為構成違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因雙方當事人在二審中的爭議主要集中在承擔責任的范圍方面,對于梅園華盛、中凱實業、燃旺洗煤公司等共同債務人應當承擔還本付息的義務、梅園工貿、中凱實業、中凱房地產、梅園華盛、梅園工貿、李世卿、李金鐸、李金慶、張亞龍、李金胥、張志玫等擔保人應當承擔責任并無爭議,故本院二審中對各方無爭議的問題,不再予以理涉。對當事人之間爭議的上述焦點問題,分述如下:

一、關于梅園工貿承擔保證責任的范圍問題。

本案中,梅園工貿作為山西省煤炭礦井兼并重組整合改革中的主體企業,在兼并重組梅園華盛礦井和山西梅園董家嶺煤業開發有限公司礦井的基礎上,成立梅園華盛公司并持有梅園工貿51%的股份。作為兼并重組的主體企業,梅園工貿肩負發揮自身技術、資金、人才和安全管理等方面的優勢,解決中小煤礦安全保障水平低、資源利用率不高和環境污染問題等改革任務。梅園工貿為支持梅園華盛從華融信托獲得貸款用于支付煤礦技改款及資源價款、流動資金等,為涉案《信托貸款》與華融信托簽訂《保證合同》,為梅園華盛提供連帶保證,并約定由梅園工貿對梅園華盛貸款資金的日常使用進行監督,華融信托應當將批準債務人用款申請的劃款指令復印件提供給保證人監督使用。為履行監管職責,梅園工貿、華融信托、梅園華盛另行簽訂《監管協議書》,約定梅園華盛應當通過梅園工貿向華融信托提交《用款申請書》及相關材料,經梅園華盛審核并加蓋財務章后提交給華融信托,若《用款申請書》上沒有梅園華盛預留的財務章,華融信托不得向托管銀行提交《用款計劃通知書》,若就某一筆用款申請,華融信托未依前述約定的審查義務給梅園工貿造成損失的,免除梅園工貿在保證合同項下相應的就該筆用款同等金額的保證責任。根據上述約定,梅園工貿在款項是否撥付以及款項具體使用兩個方面都享有對梅園華盛進行監督的權利。

梅園工貿在二審中主張,梅園華盛全面由中凱實業控制、投資建設、實際經營管理,梅園工貿除了對梅園華盛進行安全監督外,僅享受固定回報,不參與、不干涉梅園華盛的經營管理,一審法院根據工商登記關于梅園工貿持股51%,中凱實業持股49%的記載,認定梅園工貿對梅園華盛享有控制權,進而認定對梅園華盛的借款情況和使用情況“應當明知”,屬于認定事實不清。案涉貸款除2億元經過梅園工貿審批同意外,其余貸款均系華融信托擅自發放,梅園工貿對華融信托擅自發放的貸款不應承擔保證責任。華融信托認為,從工商登記情況來看,梅園工貿仍然是梅園華盛持股51%的大股東,上述協議作為內部協議,不具有對抗工商登記的效力。梅園工貿作為擔保人,一方面聲稱不參與梅園華盛的實際經營,另一方面聲稱作為擔保人要審查借貸資金的使用發放,前后矛盾,其訴稱理由只是為了逃避保證責任。對此,本院認為,華融信托發放貸款的行為雖然違反了保證合同及監管協議書的約定,但梅園工貿也以其履行行為實際放棄了監管權利。在合同的實際履行過程中,梅園工貿并未依約預留其財務印鑒章,且涉案4.098億元貸款的發放均是由梅園華盛直接通過電子郵件向華融信托提交《用款申請書》,華融信托據此放款。就梅園工貿對華融信托的貸款發放是否知情的問題,本案中,除2013年6月16日發放的2億元貸款的《用款申請書》上加蓋了梅園工貿的公章和財務章并有時任法定代表人李煥真的簽字確認外,后續《用款申請書》上均沒有加蓋梅園工貿的財務章。但本院注意到,2013年8月16日的12322.65萬元《用款申請書》上雖然只加蓋了梅園工貿公章,但李煥真加以簽字確認。李煥真雖然未在加蓋了梅園工貿公章的2013年11月21日、12月18日、2014年1月20日等3份《用款申請書》上簽字,但從成某在一審法院庭審中的陳述來看,李煥真對華融信托向梅園華盛發放相關貸款的事實是知情的。一審判決關于梅園華盛對借款發放“應當明知”的認定,事實依據充分,本院予以維持。二審中梅園工貿向本院提交申請,請求對《用款申請書》上公章進行鑒定,由于其在一審中已經明確放棄了鑒定申請,且本案相關證據已經足以認定案件事實,故本院對其鑒定申請不予準許。梅園工貿在二審中所提交的證據雖然能夠證明其在事實上并非梅園華盛的實際控股股東,但該等協議安排系當事人之間的“抽屜”約定,并非工商登記公示的內容,亦不符合山西省煤炭行業兼并重組的相關政策要求,在梅園工貿不能提供證據證明相關當事人已經向華融信托披露過上述協議安排的情況下,梅園工貿以其質押擔保的股權為5%份額為由認為華融信托應當知道上述協議安排的訴訟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诙䦟徶忻穲@工貿公司提交的新的證據,一審判決關于梅園工貿的實際控制股東的認定不符合本案事實,本院予以糾正。對華融信托履約中存在的違約行為,但考慮其貸款款項已經實際發放,一審法院已經在訴訟費用分擔方面予以懲戒,并無不當。綜上,梅園工貿關于保證責任的范圍應當以加蓋財務章的在2億元借款額度內依法確定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關于財務顧問費用是否應當折抵本金的問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條規定:“借款的利息不得預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預先在本金中扣除的,應當按照實際借款數額返還借款并計算利息”。從華融信托的貸款發放的具體情況來看,涉案4.098億元貸款系分期發放:2013年6月28日發放7000萬元和3600萬元;2013年7月22日發放7330萬元;2013年8月16日發放4540萬元;2013年9月12日發放4220萬元;2013年10月18日發放5190萬元;2013年11月21發放6730萬元;2013年12月12日發放700萬元;2014年1月14日發放1670萬元。而梅園華盛支付財務顧問費用3405萬元的具體情況為:2013年6月28日支付2500萬元;2013年12月27日支付12萬元;2014年1月21日支付595萬元;2014年6月20日支付298萬元。由此可見,除2014年6月20日所支付的298萬元財務顧問費用外,其他財務顧問費用3107萬元支付之時,華融信托的貸款尚未發放完成。因本案中華融信托不能舉證證明其為梅園華盛提供了何種具體的財務顧問服務,應當認定其未提供財務顧問服務,該2107萬元財務顧問費用應當認定為以顧問費名義預先收取的利息,并在計算欠款本金時予以扣除。對2014年6月20日所支付的298萬元財務顧問費用,由于一審中各方當事人均認可梅園華盛已經結清了2014年6月27日之前的貸款利息,故梅園華盛已經支付的298萬元財務顧問費用亦應沖抵本金。

《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二十條規定:“一般保證和連帶責任保證的保證人享有債務人的抗辯權。債務人放棄對債務的抗辯權的,保證人仍有權抗辯?罐q權是指債權人行使債權時,債務人根據法定事由,對抗債權人行使請求權的權利”。故雖然梅園華盛等作為主債務人在一審中未就此提出抗辯,原審被告李金胥、李世卿、李金鐸、李金慶、張亞龍作為保證人均提出了梅園華盛曾向華融信托支付了3405萬元的財務顧問費,亦屬于償還本案《信托貸款合同》項下借款,應從欠款金額中予以扣除的抗辯,一審法院未予處理不當,本院依法予以糾正。二審中,上訴人梅園工貿就該3405萬元應當折抵本金提出了明確的上訴請求,主債務人梅園華盛、中凱實業亦就此提出了應當折抵的抗辯理由,因梅園工貿、梅園華盛等當事人的此項訴訟理由有相應的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予以支持。雖然該折抵金額同時影響到2014年6月27日之前梅園華盛應歸還利息的計算,但由于主債務人和擔保人均未提出相應調整的要求,屬于依法處分自身的民事權利,本院對此不再予以理涉。

三、關于合同約定的利息、罰息、復利、違約金和其他費用是否屬于約定過高而應予調整的問題。

涉案《信托貸款合同》約定,在貸款期限30個月內的前24個月按12%計息,后6個月按14%計息,還款日及相應還款金額分別為2013年12月28日償還貸款本金2050萬元、2014年6月28日償還貸款本金2050萬元、2014年12月28日償還貸款本金2050萬元、于2015年6月28日償還貸款本金1450萬元,2015年12月28日償還貸款本金33380萬元,結息日為貸款期間每自然季度末月的20日,利隨本清,借款人應當于貸款到期日前第40日歸集貸款本金余額的20%款項、于貸款到期日前第20日歸集貸款本金余額60%的款項,于貸款到期日第3日前歸集足額還本付息的資金。第10.6條約定,借款人或共同債務人不按約定償還本合同項下貸款本金或利息的,貸款人有權對借款人或共同債務人的逾期貸款本金按貸款日利率的150%按日計收罰息,并對應付未付利息按貸款日利率的150%按日計收復利。借款人或共同債務人不按約定歸集資金的,貸款人有權對借款人或共同債務人按貸款本金余額的0.05%按日計收違約金(年化為18%)。第10.9條約定,借款人或者共同債務人未能及時償還全部借款的,貸款人華融信托有權提前收回全部貸款,借款人或共同借款人還應另行向貸款人支付已發放貸款本金20%的違約金。此外,作為“砍頭息”收取的財務顧問費用3405萬元,約為貸款總額的8.3%。本案中,梅園華盛等借款人及梅園工貿等擔保人均主張貸款人華融信托同時主張的利息、復利、罰息、違約金和其他費用過高,顯著背離實際損失,并請求法院予以調減,一審法院對其抗辯理由予以采納正確,本院予以確認。但因華融信托在本案中并未行使提前解除合同的權利,梅園華盛等借款人支付利息、復利、罰息、違約金和律師費等其他費用的標準應當確定為按照年息24%的標準,根據合同約定的分期還款履行期限分別計算計息的本金余額。因本案中并無證據證明按照年化24%的標準計息不能彌補華融信托因此所受的損失,故華融信托未提起本案訴訟所支付的律師費用應當在收取24%的利息范圍內自行負擔。一審判決關于利息、復利、罰息、違約金和律師費的處理不當,本院予以糾正。

《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七十二條規定,擔保合同是主債權債務合同的從合同!吨腥A人民共和國擔保法》據此,擔保人的擔保債務以主債務人所應承擔的債務范圍為限。而在本案中,華融信托在其與梅園華盛簽訂的《抵押合同》、與李世卿、李金鐸、李金慶、張亞龍簽訂的股權質押合同中還單獨約定了擔保人的違約責任,這一約定違反了擔保物權的從屬性規則,依法應當認定為無效。華融信托在本案中所主張的梅園華盛應當自2014年10月18日起至款項實際付清之日止按照每日2萬元的標準向其支付違約金,以及李世卿、李金鐸、李金慶、張亞龍應當自2014年10月18日起至款項實際付清之日止按照每日5萬元的標準向其違約金的訴訟請求,于法無據,一審判決對其訴訟請求予以支持不當,本院予以糾正。原審被告李世卿、李金鐸、李金慶、張亞龍在二審中抗辯其責任范圍應當限于提供質押的股權范圍內,經本院審查,李世卿等在股權質押合同中約定提供質押擔保,擔保范圍為主合同項下的所有債務,同時約定如因出質人原因導致質權未有效設立,質權人有權要求出質人在合同約定的擔保范圍內與債務人承擔連帶責任。據此,在李世卿等出質人未辦理出質股權質押登記手續導致質權未能有效設立的情況下,一審判決關于李世卿等應當承擔連帶責任的認定,符合當事人的合同約定。李世卿等關于華融信托放棄辦理股權質押登記,轉而要求其承擔連帶責任是不適當地擴大了其責任范圍的訴訟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上訴人梅園工貿的上訴理由部分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原審判決認定事實基本清楚,但由于二審中出現了新的證據,導致維持原審判決會出現不當的結果,本院依法予以糾正。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二十三條第二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變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6)京民初77號民事判決第一項為:山西梅園華盛能源開發有限公司、山西中凱實業集團有限公司、靈石縣燃旺洗煤有限責任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共同向華融國際信托有限責任公司支付編號為華融信托〔2013〕集信第〔66〕號-貸第1號《信托貸款合同》及編號為華融信托〔2013〕集信第〔66〕號-貸第1號-補第1號《信托貸款合同之補充合同》項下借款本金35525萬元及利息(自2014年6月29日起,以本金2050萬元為基數,自2014年12月29日起,以本金4100萬元為基數,自2015年6月29日起,以本金5550萬元為基數,自2015年12月29日起,以本金35525萬元為基數,按照年利率24%的標準,計算至實際清償之日止);

二、變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6)京民初77號民事判決第十項為:山西梅園工貿集團有限公司、李金胥、張志玫、李世卿、李金鐸、李金慶、張亞龍對本判決第一項所確定的山西梅園華盛能源開發有限公司、山西中凱實業集團有限公司、靈石縣燃旺洗煤有限責任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三、變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6)京民初77號民事判決第十一項為:山西梅園工貿集團有限公司、李金胥、張志玫、李世卿、李金鐸、李金慶、張亞龍在承擔本判決第二項連帶清償責任后,有權向山西梅園華盛能源開發有限公司、山西中凱實業集團有限公司、靈石縣燃旺洗煤有限責任公司追償;

四、變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6)京民初77號民事判決第十二項為:在全部司法查封解除后,華融國際信托有限責任公司就本判決第一項所確定的山西梅園華盛能源開發有限公司、山西中凱實業集團有限公司、靈石縣燃旺洗煤有限責任公司的債務,應在山西梅園華盛能源開發有限公司名下權證號為C1400002009121220046777的煤礦采礦權項下最后的司法查封解除之次日起七個工作日內,與山西梅園華盛能源開發有限公司共同到有關抵押登記機關辦理抵押登記手續,華融國際信托有限責任公司據此有權對該項采礦權折價、拍賣、變賣的價款享有優先受償權;若相應抵押權未能設立,則華融國際信托有限責任公司有權對該項采礦權折價、拍賣、變賣的價款,依法定執行程序規定,享有相應的采礦權權益;

五、變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6)京民初77號民事判決第十三項為:華融國際信托有限責任公司對本判決第一項所確定的山西梅園華盛能源開發有限公司、山西中凱實業集團有限公司、靈石縣燃旺洗煤有限責任公司的債務,有權以山西中凱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名下位于山西省晉中市靈石縣的中凱大廈的房屋所有權(房屋所有權證號為:靈石縣房權證字第××號)及其土地使用權[土地使用權證號為:靈國用(2006)第A0101312號]折價或者拍賣、變賣的價款優先受償;

六、變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6)京民初77號民事判決第十四項為:華融國際信托有限責任公司對本判決第一項所確定的山西梅園華盛能源開發有限公司、山西中凱實業集團有限公司、靈石縣燃旺洗煤有限責任公司的債務,有權以山西中凱集團靈石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名下位于山西省晉中市靈石縣南原鑄鋼廠院內(沙峪橋東)的在建工程,以及位于山西省晉中市靈石縣的中凱廣場土地使用權[土地使用權證號為:靈國用(2007)第B0101055號]折價或者拍賣、變賣的價款優先受償;

七、變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6)京民初77號民事判決第十五項為:華融國際信托有限責任公司對本判決第一項所確定的山西梅園華盛能源開發有限公司、山西中凱實業集團有限公司、靈石縣燃旺洗煤有限責任公司的債務,有權以山西中凱實業集團有限公司持有的山西梅園華盛能源開發有限公司49%的股權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該股權所得的價款優先受償;

八、變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6)京民初77號民事判決第十六項為:華融國際信托有限責任公司對本判決第一項所確定的山西梅園華盛能源開發有限公司、山西中凱實業集團有限公司、靈石縣燃旺洗煤有限責任公司的債務,有權以山西梅園工貿集團有限公司持有的山西梅園華盛能源開發有限公司5%的股權折價或者拍賣、變賣的價款優先受償;

九、撤銷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6)京民初77號民事判決第二項、第三項、第四項、第五項、第六項、第七項、第八項、第九項;

十、維持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6)京民初77號民事判決第十七項,即駁回華融國際信托有限責任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掃描左邊二維碼手機訪問

分享到微信

1. 打開微信,點擊“發現”,調出“掃一掃”功能

2. 手機攝像頭對準左邊的二維碼,打開文章

3. 點擊右上角分享文章




特別聲明:本網站上刊載的任何信息,僅供您瀏覽和參考之用,請您對相關信息自行辨別及判斷,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本網站部分內容轉自互聯網,如您知悉或認為本站刊載的內容存在任何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系本站網絡服務提供者或進行網上留言,本站將在第一時間核實并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聯系電話:15313195777。


 
18禁止进入1000部高潮网站